中国军工资源网
 
资讯:
公告:
 
 
登录账号
密码
验证码
您好,您已登录!  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 进入会员中心  退出登录
军工资讯服务窗口
军民融合发展平台

百度分享
产品展示
 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潜艇不是你想造就能造
人民网    2019-02-11 17:20:4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潜艇的出现一度颠覆了海战样式,成为战略天平上的重要砝码。然而,高价值的背后永远是高投入和高门槛。

台湾地区潜艇项目的早期构想蓝图(上)和近期方案模型图(下)。供图:吕田丰

  它,是潜伏在大洋深处的冷酷“幽灵”,是二战时期盟军挥之不去的“噩梦”,是所有濒海国家和地区渴求的“大杀器”。

  它,就是潜艇。

  潜艇的出现一度颠覆了海战样式,成为战略天平上的重要砝码。然而,高价值的背后永远是高投入和高门槛。

  当前,台湾地区有“海狮”号、“海龙”号、“海虎”号和“海豹”号4艘现役潜艇。十多年来,台湾地区一直喊着要“自行研制潜艇”,却毫无进展。近日,台湾地区所谓的潜艇项目似乎又不甘寂寞地挤到了前台。据报道,美国已同意部分军工企业向台湾地区潜艇项目输出技术。

  知否?知否?“狮龙豹虎”难成气候。知否?知否?“台造潜艇”没看头——

  潜艇不想长寿

  台湾地区的“潜艇梦”始于半个多世纪前,只是从未圆满。

  上世纪50年代初,台湾地区便开始谋求发展水下作战力量。在遭到美国拒绝后,台湾地区辗转谋求意大利的支持,获得了两艘SX-404级微型潜艇,并将其命名为“海龙”号和“海蛟”号。这型潜艇小而且慢,只能采用“荒唐的‘神风式’攻击方式”。不过,台湾地区也算有了第一支水下作战力量。

  众所周知,在武器装备的字典里,“有”和“用”是两个不能画等号的概念。上世纪70年代,台湾地区以加强反潜力量为由,炮制了“水星计划”,再次向美国“乞讨”潜艇。这次,美国人很爽快,“恩赐”了两艘退役报废的“淡水鲤”级潜艇——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。这两艘二战时期建造的“老古董”绝对不会想到,自己还有“回光返照”当上“主力”的那天。至此,台湾地区才算真正拥有了潜艇。

  在“古董”交付前,美国已经将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的鱼雷管封死,并且只提供了可回收的训练鱼雷,以消除其攻击性。后来经过台湾地区的不懈努力,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恢复了火力打击能力。不过,两艇只能使用早已被淘汰的直航鱼雷。由于两艇没有安装鱼雷制导电子装置,根本用不了先进的线导鱼雷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就像是拿着长矛盾牌的中世纪骑士,在炮火纷飞的现代战场上冲锋,结果只能沦为“活靶子”。

  如今,两艇的许多设备严重老化、损坏,却还在超龄服役。为了修缮这两艘军龄长达70多年的“古董”,台湾地区曾多次向美军求教。美国人的回复很直接:“根本无法帮忙,因为从没见过柴电潜艇能用这么久。”无奈,台湾地区只能抱着“求人不如求己”的心态自行开工,还美其名曰“学习潜艇制造技术”。

  台湾地区并不具备水下救援能力。开着70多岁的潜艇出航意味着什么?也许,只有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的潜艇兵才知道,那种约等于自杀的滋味到底如何。

  先进也会变落后

  在接收“海狮”号和“海豹”号之前,台湾地区并非不知道这两艘潜艇“鸡肋”般的性能。实际上,寻求更先进的潜艇一直都是台湾地区的重要议事内容。

  “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才去坚持,而是因为坚持才有希望。”在台湾地区的“励志故事”里,鹿特丹干船坞公司(RDM)这家荷兰老牌造船厂不可或缺。上世纪70年代末,鹿特丹干船坞公司深陷债务危机,而台湾地区雄心勃勃地想发展水下力量。一个缺钱,一个要货,“剑龙计划”就此诞生。

  “剑龙计划”的初衷是采购12艘潜艇,组成台湾地区的第三代水下力量。可是,台湾当局忽视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:武器装备的政治属性决定了军贸不是普通的外贸。

  在国际舆论和外交的双重压力下,鹿特丹干船坞公司于1988年抽身而退。最终,在耗费了近7亿美元后,台湾地区仅得到了两艘“旗鱼”级潜艇,即现役主力潜艇——“海龙”号和“海虎”号。

  在当时的常规动力潜艇中,“旗鱼”级算得上先进。它是世界上首型在作战指挥系统中整合了声呐、火控、导航和推进系统的潜艇,自动化程度很高。“旗鱼”级的设计思想突出近海进攻,特别是单艇反舰能力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和台湾地区的作战需求契合。

  不过,再先进的装备也经不住时间的蹉跎。“旗鱼”级渐渐落伍。况且,当时“旗鱼”级处于研发初期,荷兰人把卖给台湾地区的两艘潜艇当成免费试验品,非常“大胆”地运用了一些还不够成熟的技术设计。这也让“海龙”号和“海虎”号患上了许多后遗症,特别是两艇极小的储备浮力设计与极少的耐压水密舱设置,为潜艇的安全埋了下很大的隐患。毫不夸张地说,服役了30多年的“海龙”号和“海虎”号,就犹如两副“铁棺材”,随时都可能葬身海底。

  应是绿“肥”红“瘦”

  显然,没有人愿意躺进这样的“铁棺材”。于是,台湾地区开始了新一轮的“买买买”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“海神计划”随即出炉。新计划的目标也很简单:完成“剑龙计划”中装备12艘潜艇的“遗愿”。不过,直到“海神计划”收尾,台湾地区的目标也没能实现。兜来转去,台湾地区只好继续抱美国人的大腿。

  2001年,时任美国总统布什批准了对台出售8艘常规潜艇的军售法案。当时美国已经40年没有生产过常规动力潜艇,如果重开生产线,预算需要翻3倍。有了荷兰的前车之鉴,欧洲各国也都不愿再蹚浑水。于是,台湾地区以降低成本为由,趁机要求与美方联合建造常规潜艇,而美国坚持只提供产品不输出技术。这样一来,就促使了潜艇项目的出现。

  2014年,台湾地区开始了潜艇项目的前置作业与先期准备,旨在自行研制一型排水量在1200吨至3000吨之间的潜艇,预定2016年至2019年执行,2024年造出首艇。但目前来看,这一计划显然延期了。

  实际上,早在“剑龙计划”期间,台湾地区就已经开始着手研究潜艇技术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台湾地区声称已具备建造袖珍潜艇的能力。随后,制造单层耐压潜艇艇体的“潜龙计划”和推动潜艇发展的“自制防御潜艇计划”都曾浮出水面,但两个计划均以失败告终。

  当然,钱也没有全部打水漂。在阿根廷TR-1700型潜艇和挪威210型潜艇的基础上,台湾地区一家造船公司拟制了成熟的潜艇设计方案,也具备了潜艇专用钢材、大型高压容器、复杂管线和液压系统等。但是,该公司曾承认,他们只能自主建造潜艇的船壳,发动机、武器、导航系统等核心设备仍需进口。

  潜艇的构造比水面舰艇复杂、精密,潜艇的动力、水声和电子设备研制难度相当高。显然,台湾地区绝无能力建造潜艇中这些最重要、最复杂、最昂贵的部件。

  在实际操作中,台湾地区将潜艇项目相关技术划分为红区、黄区和绿区三类:红区技术是目前无法掌握的,黄区技术是通过引进合作可以获得的,绿区技术是已经成熟具备的。

  如果要独立研制一型潜艇,应是绿“肥”红“瘦”的技术配比。目前来看,台湾地区的潜艇项目却是绿“瘦”红“肥”,严重失调。

  回光返照难长久

  技术上的巨大障碍让台湾地区潜艇项目几乎陷于停滞。对于台湾当局而言,美国技术输出的口头支持无异于一针“兴奋剂”。有报道指出,美国、欧洲、日本和印度的多家企业均有意参与该项目,潜艇项目似乎有了起死回生的可能。

  事实果真如此吗?

  从技术上分析,美国和英国早已淘汰常规动力潜艇,除了提供技术咨询服务外,别的估计指望不上;在常规潜艇设计制造技术上,欧洲只有法国、德国、瑞典和荷兰等4个国家掌握得比较全面,台湾地区曾私下派出工作小组远赴4国商谈潜艇建造合作事宜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;至于印度,自己都还没把潜艇研究明白。

  目前来看,既有技术又有意愿的合作方,恐怕只有日本了。日本最新型“苍龙”级潜艇性能位居世界同级前列,安倍政府也正通过拓展对外军事合作来解绑《和平宪法》的束缚。

  海战历史证明,潜艇并不适用于防御,而适用于偷袭。一旦台湾地区拥有了多艘先进潜艇,将对台海安全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。

  此前,美国对台湾地区自制潜艇一直持反对态度,现在却突然松口。这一举动不禁使人联想到美国的新版《国家安全战略》和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。

  任何军事合作都必须顺应国际大势。而关于台湾问题的国际大势就是:“一个中国”原则早已形成共识,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表示,中方敦促美国等国家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,不允许有关企业以任何形式参与台湾地区潜艇项目。

  就连台湾地区张骞舰前舰长黄征辉也慨叹,潜艇项目技术风险极大,政治风险更难预估,任何变化因素若无法掌握,造艇期程就可能一延再延,预算也可能一再追加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看,台湾地区的潜艇项目更像回光返照。(杨王诗剑)

浏览 (1671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军工资源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军工咨询服务平台
军民融合发展平台
中国军工资源网官方网

关注官方公众号